I won't insult your intelligence by explaining it to you.

关于

今夜不更文,上圖!

【诚楼】風葬花(私設,長篇大汙)03


明樓病了,這是明大少爺自從脫離兒童時期後生的第一場大病。

或許現在看不大出來,但是明樓幼時身體並不好,只要給寒風侵到便定是一場大感冒,病得昏天暗地。明樓性格裡一部分的堅毅便是那病魔下給磨練出來的。只要一病只能等著他自己的身體和意志治癒,吃什麼藥補什麼中醫都沒用,總是要燒個沒日沒夜的幾天後才會自個漸漸轉好。

後來成年了,身體不在那麼虛弱,就再也沒有生過這樣的大病了。雖然長大後他偶爾有胃痛和頭疼的小毛病,但從未像現在這樣連床也下不了,一連兩夜高燒不止,恍如回到了幼時。

明公館上上下下雞飛狗跳,蘇醫生連兩天出出入入的,門檻都要給踩破了。卻也是兩手一攤,沒有任何辦法,除了給明樓輸點食鹽水和...

【诚楼】風葬花(私設,長篇大汙)02

*

明樓忽然睜開了眼,坐起身,空蕩蕩的房間裡只有他一人。

不,那不是真的。明樓絕望的想。阿誠根本沒有回來,一切都是他的夢。

他低下頭時瞥見門板底下的縫隙微微透著亮光,那點微弱的光線帶給了他一絲生機。似乎有人影在走動,可這個時間點……

明樓慌忙的掀開被子下了床,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上就開了門出去。

他在廚房見到了阿誠。

阿誠穿著睡衣站在爐邊,手裡抓著長木筷正在下麵。

「我以為你走了。」明樓只能乾巴巴的說。

阿誠看了他一眼,目光停留在他光著的腳一會兒然後又別開,熄了火撈起了鍋中的白麵。「大哥也吃點吧。」他淡淡地說,轉過身從櫃子多拿了一個碗出來。

明樓尷尬的站在廚房等阿誠裝盛,他看桌...

【诚楼】風葬花(私設,長篇大汙)01

明樓站在二樓窗台前。

冷風吹得瑟瑟,括捲幾片落葉飛舞,顯得凌亂,明明今朝才大肆整理過一番這庭院,大姐甚至買下甚多今年棲霞山新盛的白菊花植到園裡,白簇簇的一片花海,跟隨著這秋風翻驣起來,落下不少殘花碎葉的,失了原先那樣蓬勃朝氣的美。

全都怪這風。是那樣冷峻、不帶一絲溫度的,吹到了上海,吹回到了明公館。

風吹得急,連宅邸外的鐵鑄大門似乎也跟著發出框框聲響,明樓的思緒不禁飄遠,回到十多年前,他就是從那門把阿誠抱進明家的,那時候公館院裡也新栽著這大片的白菊花,大姐很是喜歡這南京運來的名種。

穿過院子,阿誠在他懷裡低著腦袋,眼都不敢抬。但當明樓抱著他走過那片白菊花時的懷裡的孩子卻忍不住悄悄...

© 左下治 | Powered by LOFTER